[心跳吧恐怖故事]:玛丽的童谣-下

晚餐过后,所有人都回到下午挑好的房间准备盥洗就寝,玉明想起窗户忘记锁,拉着花舞咚咚咚地下楼,刚踏上一楼地面,电话铃声又响起,在安静的客厅里听来格外尖锐。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玛丽的童谣-下
晚餐过后,所有人都回到下午挑好的房间准备盥洗就寝,玉明想起窗户忘记锁,拉着花舞咚咚咚地下楼,刚踏上一楼地面,电话铃声又响起,在安静的客厅里听来格外尖锐。玉明叹了一口气,走到电视柜前接电话。现在都已经晚上十点,房东到底还有什么事啊?

「喂?」

「……我是玛莉,我已经在车站了,很快就会回去啰。」

玛莉?不就是几个小时前恬恬说的那个房东的女儿吗?她是不是搞不清楚状况啊?玉明对着有杂音的话筒深吸一口气。

「小姐,我们已经租了两夜的木屋,如果有什么问题请去问妳爸妈好吗?」语毕,玉明没好气地挂上电话,力道有点大,引来花舞关注。

「怎么了?」

「就房东的女儿啊,又打来骚扰。」

「好啦,消气消气。」花舞按按玉明的肩膀,希望她能降火,好友只是挥挥手,说了句没事。两人很快地将窗户检查一遍,然而在她们要回二楼时,电话又响起来,玉明翻了翻白眼,二度拿起话筒。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玛丽的童谣-下
「……我是玛莉,我现在上山啰。」

「小姐,不管妳是谁,不要再打来了!」接着锵地一声,把话筒甩回话座上,只是没几秒,电话铃五度响起,玉明干脆拔掉电话线,瞬时客厅陷入寂静。然后哔一声,发出了接通的声响,小女孩的声音从没有拿起来的话筒传出。

「……我是玛莉,现在已经到路口了喔。」玉明瞪大眼,拉着花舞大退三步,她摩挲着自己冒满鸡皮疙㾑的双臂,恐惧油然而升,发现不大对劲的其他四人也纷纷来到一楼。

「为什么电话一直响?」

「发生什么事?」

但玉明浑身发抖无法回应,花舞拍着好友的背代答。

「刚刚玉明为了不让恶作剧电话再打进来,把电话线拔掉了,可是……对方还是能打来。」双胞胎不太相信,上前检查,当他们拿起掉落地上的接头时,铃声再起,掺杂着一首旋律耳熟能详的童谣,彻底推翻所有人的质疑。

「……我是玛莉,我在花园前面了。」

「……我是玛莉,我进到花园了。」

「……我是玛莉,我在石道上喔。」

小女孩接二连三、不间断地报告自己目前所在地,同时门外传来的跶跶脚步声清楚告诉大家,有人接近中,六个人带着不安的神情移动到餐厅远离门边,双胞胎警戒地瞪着大门,女孩们则绞扭双手,神情恐慌。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玛丽的童谣-下
「……我是玛莉,我现在已经在大门前了,开门让我进去,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小女孩的声音转为尖叫,大门方向也同步响起砰砰砰的敲击声,躲在餐厅的女孩们紧张得抱在一起,担心会不会等一下门就被打破,不过她们忧虑的并没有实现,五分钟后,敲门声、音乐与电话铃声全部戛然而止,整栋房子顿时鸦雀无声,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结束了吗?花舞和双胞胎对看一眼,用嘴型询问,后者轻轻摇头,表示他们也不知道。六人一直站到脚麻发现客厅和大门处不再有其他动静,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那到底是……」双胞胎想要厘清方才发生的不可思议,一个笑声自虚空中响起,不止他们,连四个女孩都有听见,无法欺骗自己是错觉。

「嘻嘻,我是玛莉,我就在你后面喔。」小女孩的声音确实在从众人的身后传来,大家屏住呼吸,谁也不敢有动作,没想到身体却被一股力量拉扯,他们不由自主地转身,小女孩的真面目登时映入眼帘。

那是一个约四十五公分高、抱着浅蓝色音乐盒的娃娃,娃娃的半边脸已经脱落,露出天蓝色的眼珠子和镶着头发的后脑杓,穿着鲜红色的蕾丝洋装,应该美丽的金发现下参差不齐,唯一完美的,是挂在它脸上的笑容。

「嘻嘻,我终于回家了。」娃娃的嘴角咧到耳朵,跟着手里音乐盒弹出的音符唱起歌。

「妹妹背着洋娃娃,走到花园来看花,娃娃哭了叫妈妈,树上的小鸟笑哈哈……」娃娃开心地唱了一遍又一遍,提起裙摆转圈跳舞。

「呀——哇啊—————」被迫面对诡异的一群人,终于压不住恐惧放声尖叫。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玛丽的童谣-下
「妳好,这是妳要的照片,点一下喔。」照片冲洗店里,店员将一叠洗好的照片交给顾客,花舞接过手说了句不用了便离开,她带着那些照片前往附近的咖啡厅,点了一杯摩卡之后坐下,开始检视照片。

没错,她手上的照片正是几个月前与一群好友到中部旅游时拍的,当时她以为相机故障所以无法使用浏览功能,没想到离开之后竟一切正常,既然没问题,她当然依自己习惯挑重点拿去冲洗。

十几张照片一字排开,花舞看了一眼就立刻把东西收起来,并打了个冷颤。因为当时参与人的合照里,竟然都有一个穿着红色洋装的破损洋娃娃入镜,这会让她想起那恐怖的一夜。

事实上她最后的印象只到自己被娃娃吓到,再次有意识时人已经躺在医院,当然其他朋友也一样,后来听当地人说,那对夫妻十几年前就搬离那里,再也没有回来过,那么他们住的到底是什么呢?她无从也不想探究,吓昏的经验一次就够了。

花舞喝完最后一口咖啡,付了钱、走上大马路。她决定把手中的照片全部拿去烧掉,回家也把档案删掉,一个不留。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心跳吧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tbar.com/104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条)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