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吧恐怖故事]:恐怖女人头(上)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大学二年级的暑假,那时正值农历七月,也就是鬼节,据说这段时间内是鬼门大开的时间。我家住在新店比较偏山区的地方,因为交通较不方便,于是我自己搬到比较靠近市区的地方去住。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恐怖女人头(上)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大学二年级的暑假,那时正值农历七月,也就是鬼节,据说这段时间内是鬼门大开的时间。我家住在新店比较偏山区的地方,因为交通较不方便,于是我自己搬到比较靠近市区的地方去住。

虽然是这么说,但其实只是住在我朋友家,离我家也并不是很远。朋友家里只有他奶奶和弟弟,父母在外地工作。当时朋友正在服兵役,所以平常不一定会在家,他奶奶及弟弟都很热情的欢迎我去住。

刚开始住的时候都没什么问题,和他们家人相处也很融洽,怪事是从某个半夜开始的。当时朋友回服役单位,房间剩下我一个人睡。我睡觉有个习惯,就是一定要关门加锁门,而且我是个很好睡的人,总是可以一觉到天亮。但那晚开始,不知为何连续几天总是准时在半夜两点睡醒,更奇怪的是我醒来总是会发现房门是敞开的,透过窗户路灯的微弱的黄光照在房门上,但照不亮门外那片漆黑,显得格外恐怖。

刚开始我也不以为意,想说应该是门没关好,才会在半夜时被风吹开,毕竟那种喇叭锁只要卡榫没有卡好,就算上了锁也会一推就开,事情就这样持续了一个礼拜。

到了周末,我朋友放假回来,无所事事的我们睡了个午觉,就在那个下午,我做了一个恶梦。梦中,我在一间教室里,但这间教室很空旷,只有一张课桌摆在正中间,而桌上摆了一尊佛像。此时有一群人走进了教室,他们很自动的排成一列,排在课桌前面轮流拜这尊佛像。

而我开始从佛像旁边朝着队伍的尾端走去,我的视角绕过了队伍最后一个人,走向佛像的另一侧,我看到的再也不是佛像,课桌上摆着的是一颗七孔流血女性的头颅,她眼神空洞、脸色惨白又披头散发,队伍最前端的人正双手合十尊敬的拜着她。

「你们为什么要拜这个!?」我惊恐地问道

他们没有回我,队伍最前端的人只​​是冷冷地把头转向我,不只是他,桌上的女性头颅也用她空洞的眼神盯着我。我被吓醒了,但是我却不能动弹,全身就好像被一股气压压在床上,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好像除了我的意识之外,其他人事物包括我的身体都凝结了一般。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心跳吧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tbar.com/136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