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吧恐怖故事]:仓库里的情侣

那年,我18岁,血气方刚,年少轻狂,住进一排铁皮改建的宿舍,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在半夜,总是突然“框”的一声,我抬头看看声音的方向,那是屋顶铁架上那条被剪断的绳子发出来的,每个晚上它都会发出“框”的一声,它有时自己轻轻摇晃着,其实日子久了也就慢慢不在意,只是经常被,突然响起的铁条声惊醒,然后看它在无风的室内摇晃。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仓库里的情侣
这个故事是我父亲告诉我的,发生在1973年,其中有许多人名基于个人隐私,人物皆用化名,接下来将以我父亲的视角为大家讲述这个故事。

73年夏天,我参与了学校的组织的实习,分发到所在市的一个小工厂,那是一间从事吊扇叶片制作的工厂,来到这偏僻的地方,工厂旁边有个大水沟,虽然心里不太满意,但当我看到餐厅里的伙食时,就变得非常开心,毕竟那时候家里穷,每顿饭能吃到鸡鸭鱼肉对我来说还是非常奢侈。于是,我开始抱着快乐的心情要在这完成半年的实习。

那年,我18岁,血气方刚,年少轻狂,住进一排铁皮改建的宿舍,刚开始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在半夜,总是突然“框”的一声,我抬头看看声音的方向,那是屋顶铁架上那条被剪断的绳子发出来的,每个晚上它都会发出“框”的一声,它有时自己轻轻摇晃着,其实日子久了也就慢慢不在意,只是经常被,突然响起的铁条声惊醒,然后看它在无风的室内摇晃。

在宿舍旁有个公司废弃多年的大仓库,常用小铁链栓着,里面堆满着布满灰尘木片与铁桶,经过时都会不经意的想探究里面的景像。这一夜我们没加班,买了小酒小菜大伙儿庆祝难得的休假。一群17、8岁的小孩儿嘻嘻哈哈的喝着,这时我起身想去尿尿,我的同学小卓也跟了出来。走到仓库门口,我就对小卓说就地解决吧,反正也没人看见。我们俩一边尿一边对着门板的细缝往黑蒙蒙的仓库里张望,“阿国,我们进去瞧瞧?”小卓对我提议到。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仓库里的情侣
我自己也好奇的紧,便点了点头,于是我们拉开了栓住小门的铁链。铁门慢慢被我们打开,仓库里非常的暗,只能勉强借着月光看,我们俩互看了一眼,互相壮了壮胆,于是我们就朝着仓库的更里面进去了。

这个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小卓突然停下脚步:“你有听见吗?”
“听到了,好像……好像是有两个人在说话。”我点了点头。
“嗯,咱们小心点儿,好像是一男一女的声音,你说咱们该不会遇到好戏了吧?”小卓贱贱的朝我笑了笑。
那时候太年轻了,这种事情头次碰到,心里既紧张又兴奋,便示意小卓一起去看一看。于是我们慢慢猫腰着身子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随着声音慢慢接近,虽然仓库里非常暗,但我们眼前的景象竟然逐渐清晰了起来。一个男的穿白色衬衫坐在堆叠的木板上层,一个女的穿着白色有着小红花的洋装坐在第二层的木板上,并排互相靠拢着。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小卓说:“这人怎么看不太清楚?”“我也是”小卓也怀疑的回答我:“为什么觉得雾雾的?”

猛然间,我们俩都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互相对望了一眼,没错,我们都从彼此的眼神中读懂了对方的想法,难不成是脏东西?我开始想跑了,刚转身的时候不小心发出了声音,紧接着那对情侣好像发现了我们,我能感觉它们正在怒视着我们,声音越来越大,语言越来越激烈,但就是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啊,鬼啊,小卓快跑!”我拼尽力气冲小卓大吼,小卓似乎有些呆住了,于是我拉着小卓,连滚带爬的往外跑。谁知道并不算远的距离,却觉得跑了很久也没跑出去。背后袭击来的风,好凉,身上立刻寒毛直立,心里喊着快追到了,快追到了。紧接着,伴随莫名的声音,我感觉到他们一下子就来到了我们背后。

当时心里就想,完了。我僵硬的回头看了一下,想期待这是幻觉,却看到两张没有面孔的脸上呈现恐怖扭曲的忿怒。当时心头一凉,真的是鬼。这一对鬼情侣高高的飘在空中,发出听不懂的语言,像在怒骂我们,半透明的身躯高高飘移着,我可以感觉小卓抖动的手,不停拉着我的衣脚,我们死死盯着那股影像。突然间我的双脚猛地一软,不知怎么回事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仓库里的情侣
小卓拼命的拉着我,试图一起离开,我看到门就在旁边了,冲着小卓大喊:“小卓,快去叫人!”小卓看了看我,冲我点了点头,颠颠倒倒的往光线处爬去,接着在恍神当中我听见我的同学们,拿着木棍劈里啪啦,大喊大叫的冲进来。

“阿国在那,再前面一点。”是小卓的声音也来了,我突然心里猛一轻松。同学们将我拉出仓库后,我全身冒起起鸡皮疙瘩,身体打冷不停发抖,心跳与恐惧在心里混淆不能退去,身上全部被冷汗给浸湿了。同学拿出吹风机,不停的在我们身上吹着,我和小卓哆哆嗦嗦,嘴里念叨着:“鬼……鬼……有鬼……”

那天晚上以后,我生了一场病,大概持续了半年的时间,在我的头里,总有块东西摇摇晃晃的,白天头痛睡觉,晚上却神龙活虎。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用,后来,妈妈找了个大师来帮我看,大师说我被吓到了,住的宿舍里有一个女的上吊,一个男的死在大水沟,你打扰到了他们。随后不知念叨着什么,给我施法,告诫我别再去那个地方,不然会没命的。

虽然我不太信鬼神之说,但是经过大仙的做法,我也确实慢慢好了起来,至于大仙是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也许这就是他的能力所在吧。总之,后来我再也没敢靠近过那个工厂。

别犹豫,关注心跳吧微信公众号和头条号,恐怖故事不错过。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仓库里的情侣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心跳吧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tbar.com/60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