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上

从南部某科技大学研究所毕业之后,本想就近在家附近找工作,然而四、五个月过去,依然一无所获。眼看同学们一个个找到了公司收留,心中又气又急.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上
「这是一则虚构的故事,如果这么说能够让你不那么害怕。」

从南部某科技大学研究所毕业之后,本想就近在家附近找工作,然而四、五个月过去,依然一无所获。眼看同学们一个个找到了公司收留,心中又气又急,「明明我的能力也不输他们啊!」我心里这样埋怨着,仍然每天打开招聘网站搜寻各种职位、修改简历投递,然后等待有可能来的面试通知。

这天终于被我等到了!我收到某间位在台北市的科技公司发来录取信了。虽然不是有名的国际大厂,但给的薪水大方,福利也好,唯一麻烦的是信里写道开始上班日是三天后。我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决定去了。

「这年头还有这种条件的工作机会不多啊,算一算薪水比其他同学多将近10K,何乐不为?可是三天后就要上班⋯⋯。」

决定要去之后,最大的问题就是住宿的部分,我在租房网站上寻找合适的房间,但也许是时机不对,两天翻下来都找不到什么好房间,要不是租金太高,就是距离公司太远交通不便。正当我焦躁地抓头时,突然看见一则之前没见过的新讯息,标题写着「1500元XX路小套房」,房间价格如此便宜,且距离公司不远,网站上的照片也是整洁明亮,我赶紧联络房东隔天看房。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上
隔天,也是上班日前一天,我一早就带着简单的行李搭高铁北上。其实心里是有最坏的打算的,我的选择不多,只要房间条件别太差,也就直接租下来了,再请家人帮我把行李寄上来,等周末假日慢慢整理。这间小套房位在一楼,水泥隔间,但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矩形;进门有一条小走道,放着鞋柜、衣柜,左边是浴室,接着才是房间的全部,有床、书桌、小书柜、电视、冷气等,跟网上的照片差不多,除了有点旧,且没有对外的窗户(楼中隔间),想想1500竟能租到这样的房间,已经是奇迹了。当天就签下了一年租约。

开始工作之后,时间就像那天的高铁一样快,每天匆忙起床、赶着买早餐、搭地铁上班;下班又拖着疲惫的身体和心灵,吃着索然无味的晚餐,回到租屋处,随便追个剧或玩一两场游戏,就必须上床睡觉,准备迎接另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明天。仿佛汤姆克鲁斯在电影《明日世界》里无尽重复的生活。

刚到职,有很多需要学习、需要熟悉的地方,难免紧张些,晚上经常翻来覆去睡不好,非常疲惫。工作比较上轨道之后,睡眠的状况仍没有改善,我甚至去找医生安眠药,而每天早上进办公室,再泡杯浓咖啡提神。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大约三个月,直到某个周末与大学死党聚餐。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上
小天是我的大学好兄弟,要说出生入死是有些夸张了,但我们确实经历过许多风雨。小则一起分组做报告、一起办活动,大到谈恋爱、失恋,他都给我许多帮助。其中,有件事是他很少向人提及的,就是他拥有灵异体质。据说他小的时候,父母带他出国游玩,却在国外发生严重的车祸,幸运的是三人都活下来只受到轻重伤,其中小天的伤势最重,昏迷了一个礼拜才醒,也没哭闹,仿佛不记得这场噩梦,仅在耳朵处留下几道伤疤,被头发盖住看不太出来。但从此之后,他就能感觉到环境周遭「特别」的能量波动,一些气味、模糊的影像、杂讯声音。当然,有时可以与那些能量互不侵犯地错身而过,有时则必须与其共处,抵抗祂们的捉弄,通常都会感觉不舒服,因此能避开就避开。

「啊你不会去庙里求神佛保佑吗?」有次我问他。

「会啊。但你以为满天众神都闲闲没事,只保佑你一个吗?」他也不耐地开玩笑回来。

「不过护身符带着还是好一些,多少挡挡煞。」我倒也不是嘴硬的人,平常虽不会特别到庙里走踏,偶尔路上经过大小庙在门口礼貌性点个头。没有特别好运或倒霉,平凡地活到这个年纪。

回到那个周末吧,那天下班前临时被交办一件案子,大迟到整整一个小时!当我匆忙地赶到餐厅,小天一看到我,倒不是先责怪我,而是脱口惊呼:「你的气色未免也太差了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心跳吧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tbar.com/96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