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中

此时我有点紧张,平常我们会开些小玩笑,但此时他是一脸正经地对我说话,似乎还有点语重心长。这顿饭局我们吃得不太干脆,尽管从3C产品聊到政客八卦,餐点也不难吃。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中
「废话,我已经几个月没睡过好觉了;今天难得聚餐,还被逼加班!脸色当然憔悴啊!」我说。

小天说:「不是,不像是睡不好的那种。」

「哈?」

「我的意思是,我除了感觉到你的疲惫感之外,还多了些其他东西。」

「你别吓我⋯⋯」此时我有点紧张,平常我们会开些小玩笑,但此时他是一脸正经地对我说话,似乎还有点语重心长。这顿饭局我们吃得不太干脆,尽管从3C产品聊到政客八卦,餐点也不难吃。走出餐厅的门口,再走到附近的地铁站,我要返回出租屋,而他住的饭店则在相反方向。正要转头之际,他突然叫住我。

「欸!明天下午,等我活动结束去你那边看看吧。」他说。

「呃⋯⋯,好啊,我明天整天都有空。但是房间有点乱,我先整理一下好了。」我试图掩饰我的紧张。

「不用了。就放着吧。」他这次一边说一边转头走向地铁站。 「也许不是你收一收就能搞定的。」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中
一如往常回到出租屋,其实不过比平常晚一点点,被小天那一席话影响,我站在门口脱鞋时,看着昏暗的小房间,总觉得跟昨天回来时有些不同,却又说不出什么不同。拍了拍后脑勺,说服自己:「这一切只是心理作用啦!」就把电视打开,拎着衣物去洗澡。

正当我冲洗之际,隐约听见电视机传来诡异的笑声,有男有女,轮流窃笑着,是那种尝试憋着却又像刻意要被听到、断断续续地笑。「现在的新闻台到底都做成什么样子啦?」我心想疑惑着,并且不忘挖苦时下媒体乱象。我把浴室门拉开一些,探头看往电视机的方向,画面上的主播依然寻常地播报着新闻,嘴角浅浅地微笑着,梨窝深邃。

我把浴室门关上,继续洗澡。过不久笑声又传来,却夹杂一些轻声啜泣的哭声,而当我把水龙头关闭的同时,笑声和哭声也都随之停止。这真的令我有点不舒服。我匆忙吹干头发,带着不安的心情爬上床睡觉。

平常没什么做梦,今晚我梦见自己在一座黑暗的森林里,地面却没有任何落叶,一片也没有!有条极不明显的小路径,我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眼前出现一个小池塘,水面上有许多树叶。我捡起其中一片,翻过来,背面竟是一张人脸。此时我想要逃离这座小池塘,双脚却使不上力,周围的树木突然快速生长、向我围过来⋯⋯直到最后一小段树枝遮住了我的眼睛,使周围陷入最黑的黑暗之中,我于是惊醒,全身冒着冷汗。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中
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果真如小天所说,根本没时间整理。他在下午三点多抵达我家门口,是天还亮着的时候。我打开门,发现他先在门口探了探,面色凝重,踏进房间时,我什至听见他叹了口气;待不到五分钟就跟我说该出去了,中间我们都没说话。

我们走到大马路旁的咖啡店,随便点了杯饮料,他开始告诉我这间房间的问题。老旧、通风差、湿气重⋯⋯,我以为他会说这些,但并没有;他拿出一张白纸,画出我的房间的简单格局图,指着我的床,用红笔在中间画一个长方形。

「这是房屋的梁,你的床就直接摆在它底下。」小天说完,把纸移到我面前。 「这在风水上叫作『梁压床』,轻则头痛、睡眠品质不佳,重则直接影响你的健康,变得容易生病。」

我只记得小时候家里的老年人似乎有提过,他们总是很注重床的摆法。 「原来是这个原因,那我只要换个位置就好了吧?」我问道。

「不只是这样,那个房间出过事。」他凝重地说:「就在梁下那个位置,有股很强、很复杂的怨念。说很复杂是因为祂的心情时好时坏,所以你才能住到现在,还没出什么严重的事。但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tbar.com/969/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