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Array and string offset access syntax with curly braces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xtbar/wp-content/plugins/links-auto-replacer/admin/classes/class.base62.php on line 147

Deprecated: Array and string offset access syntax with curly braces is deprecated in /www/wwwroot/xtbar/wp-content/plugins/links-auto-replacer/admin/classes/class.base62.php on line 159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下 | 心跳吧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下

送小天到车站离开后,又过了几天。这段期间,我一直想着他说的话,和临走前塞给我的一枚护身符,有诸多疑问在我脑中来回盘旋,但紧接着下礼拜又是工作地狱,要开几个会、出差、约客户谈案子⋯⋯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下
送小天到车站离开后,又过了几天。这段期间,我一直想着他说的话,和临走前塞给我的一枚护身符,有诸多疑问在我脑中来回盘旋,但紧接着下礼拜又是工作地狱,要开几个会、出差、约客户谈案子⋯⋯等,实在没什么心思烦恼搬家的事。 「虽然说当初就是没时间才找到这间的,但现在要找就更难了。现在不是什么寒假前或毕业季,要不然就贵得要命,还是先将就住吧。」我坐在接近末班时段的地铁上思考着。

当天晚上,照理说白天被工作累得不行,应该会很快速就进入睡眠,结果并没有。我先是在床了躺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感觉到一点点睡意,入睡之前,似乎看见小灯闪了两下。梦里我又回到那个小池塘边,我转身想跑回森林,却又绕回池塘的另一边,仿佛被困在万花筒里的蚂蚁。直到我再也跑不动,停下来剧烈地喘气时,感觉到有双无形的手捏住我的双脚,把我往后拖,我越挣扎越被拧紧,我痛得想大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拖行到一半,裤子里掉出一块黄色的物品,原来是我随手塞进口袋里忘记拿出的护身符。那双无形的手旋即发出一阵低沉的声音消失,我也随着吓醒,满身是汗、心跳剧烈。我看向床头的时钟,标示着凌晨三点十八分。我的右手紧握,放开拳头,发现刚刚掌心抓的正是小天给我那块护身符,但外表却已经从黄色变成深咖啡色,像放了几十年已氧化的纸,还散发出一股异味。刚才在梦中被拧痛的双脚,还隐隐作痛着,我翻开裤子一看,竟有两道明显的抓痕!

我顾不得三更半夜还穿着睡衣,随手抓了外套背包手机钱包钥匙等物就冲出门,跑到隔了一条街那间距离租屋最近的便利店。买了罐啤酒坐下来先大喝一口,夜班的店员对于我这身装扮和行为感到有些疑惑,探头瞄了一下又继续忙着上架。等我的心情较平复后,大约四点多,我拿起手机拨给小天。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下
意外地,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我问道:「你是还没睡还是这么早起?」

「没,我刚醒,竟然睡不着,然后你就打过来了。」小天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任何不悦。

我于是把方才发生的事和这几日的恶梦都说出口。小天确认我的安全后,说道:「上次去看完我就猜到,这间房间不能住人。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但我是不会再住那了。」我就这样在便利商店坐到天亮,上班时间一到,我立刻打电话到办公室拜托主管,请到一天假,虽然心里对于加班的同事们感到抱歉,却也无可奈何。接着我花了几千元找中介、搬家公司,在傍晚前就搬到另一间干净明亮的房间,位在某处新建的住宅大楼三楼,每月租金一万二千元。隔天又照常上班,同事们倒也没多问什么,只有发现我的脸色不好,叮咛我要多多休息才不会把身体搞垮。我苦笑着说:「不是的,我热爱工作,在家里待久才会生病呢哈哈哈。」他们都以为我在说笑话。

又过了几天,忙完了地狱周,我打电话给原来的房东,想询问签约时先付的两个月押金能否退还。如意料中的,房东说因为是我单方面解约,这样没法退还押金。我故意追问他这房间以前是不是出过事?他竟开始支吾其词,否认我所提出的怪现象。

「哎呀,你说的那些我都是第一次听到!呵呵。」电话那头听得出他笑得很勉强。

「这样呀,那我再去问问其他人好了。非常抱歉耽误您宝贵的时间。」

「哎呀这没有什么好问的啦,你别听我们这边邻居乱讲话,人心险恶啊!小兄弟,我看我们挺有缘份,那个抵押金我看我收一半就好啦,明天会转回你的户头,当作我对您的一点祝福啦。」

「哈哈哈,那真是太谢谢您了,没事就好啦。」

lazy - [心跳吧恐怖故事]:梁下-下
其实我早就从邻居、房仲和网路上搜寻的资料得知大概的事实,这地区从以前就是将房屋隔成数间房间租给外地人来工作的人或学生,某年碰巧租给一位患有躁郁症的孤僻大学生,平日没发病时都很正常,但某日他突然陷入极低潮的情绪,最终在房间里上吊自杀,当时上吊的绳子就绑在梁下的灯具。

巧的是,那人自杀后不到一天就被房东发现。原来前一日是缴房租的日子,他收房租可是从不迟到,一发现户头的钱数目不对,就前来敲门,不料竟发现这惨剧。万一他自杀的事传了出去,这房间以后还怎么租人呢?房东便将尸体偷偷搬到屋后的大水沟,营造成他是在水沟旁边上吊的样子,接着报警处理。警方调查时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仍在查过他的病史后,以自杀结案。或许这件事的真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就坏在这个房东太急着赚钱了,案子刚宣布完结不久,他就找来工人将房间打掉重新装潢,露出了马脚。

后来住进去的房客都住不久,连邻居们都常被租客询问「这个房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问到不耐烦,他们都碰到了类似的灵异经验:偶尔听到莫名的笑声或哭声,房间的湿气重,温度永远比外面低一两度,灯光没坏却经常闪两下,像被什么拉着,最可怕是梁下压着的那张床,不仅睡觉时经常作恶梦,甚至有人在黑夜里醒来,看见梦中被抓住的双脚,原来是真的被「什么」紧紧抓着⋯⋯紧紧抓着⋯⋯。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心跳吧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tbar.com/97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